不涉功利不关钱,不慕虚名不怨天
担风袖月作夸父,只当摄郞不羡仙

《我要走了》

我要走了,
尽管草尖还泛着阳光的温情,
翅膀已感受到沁骨的凉意,
你的盛情我会存入心间,
带往远方的山山水水。

我要走了,
尽管你辽阔的胸襟总能包容狭隘,
我却属于烟雨缠绵的江南,
你的熏陶我会融进血液,
让它流淌沉淀在柔美无骨的溪涧。

我要走了,
荆棘的刺痛、马粪的香浓、梦中的铁马金戈,
一如仍在眼前,
记着香糯的奶茶、浓烈的米酒、亲切的勒格日啊——
让我把美丽的欧很带向天边........

——明年,我们再约!

【丙申七月,休假内蒙,借希拉穆仁草原九章聊志情愫,勉成一篇。背景音乐为降央卓玛《鸿雁》。勒格日,蒙语:蒙古包;欧很:蒙语:姑娘】

评论
热度 ( 162 )
  1. 静水流深醉卧寒林 转载了此图片
  2. 静水流深醉卧寒林 转载了此图片

© 醉卧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