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条:
不涉功利不关钱,不慕虚名不怨天
担风袖月作夸父,只当摄郞不羡仙
经历:
1. Lofter签约自由摄影师;
2. 视觉中国/500PX签约摄影师;
3. 2021年度中国优秀摄影师;
4. 参加2021年度丽水国际影展,
北京报国寺国际影展,
第十四届中国摄影艺术节
暨河南三门峡国际生态影展,
部分作品获银奖。
5. 先后在国家级期刊发表多幅摄影作品。

《泪点红. 送秋》

梦断如盖梧叶,再听鬼头琵琶。
一夜西风换年华。
几盏消愁酒,数点送秋花。
孤守穷庐望来路,行人天一涯。

【秋暮冬起,西风再起;郁郁经年,又是一岁。双休洲头,冬阳还暖,孤叶闪烁,一如秋意。随记岁时,聊为一得。】

《即将成为追忆的叶子》

当伙伴纷纷坠落,
你依然选择坚守,
不是仍有眷恋,
不是痴迷辉煌,
只因,
没到离开的一刻。

终将成为追忆,
我明白,
一切就在眼前,
当我零落成泥,
你的回忆,会镌刻进心田,
待到来年的新生.......

【辛丑初冬,随意江洲,聊取阳光下几枚坚守的叶子,虽然依旧斑斓,但我知道,也许,下一刻,我们将永不再见。珍惜当下。是志】

《咫尺还迢遥》

老檐苔滑帘透清箫,看旧院深幽沉睡良宵,
听新炉煮雪还逍遥。
千百岁梧桐老,满街听吆卖早。
秦淮柳丝叶零落,朱雀桥醉橹乱摇,
谁见李桃?

【初冬老门东小景数章,随意涂鸦长短一曲以志流年。苦长?苦短,此生无非逍遥】

《初冬风物》

晚归斜阳初见,微寒再与君逢。
枯叶零落寒塘中。
曾咏春水绿,已隔几番红。

曲径江风依旧,洲头粉黛又重。
远山消沉与秋同。
石城灯火起,人倚一栏风。

【辛丑暮秋,随意江洲,扬子逶迤,钟山迢遥,光影流走,穷叟顾盼,聊拾片景,漫咏释怀,岁时风物,不过耳耳】

《琐窗寒 石城秋暮》
  
薄叶萦回,窗横锦幅,远枫山际。
吹商荐酒,更展转愁滋味。
近黄昏、风花悄落,几回付与东流水。
对合欢扇闭,沉香倦息,欲霜天气。
  
寒起。何年事?
记驿馆春阑,剪灯无寐。
烟凄晓浦,两是天涯客里。
恁相逢、去也匆匆,能言聚散深自悔。
趁而今、暮看云来,雁度斜阳底。

【辛丑暮秋,石城色染,枫云絮影,动人天际。聊取小品数章、网摘《琐窗寒一曲以志】

《津秋晨韵》

沽上人家千万户, 繁华风景小扬州。
秋雨西风凉未透,一抹新阳满街流。

【初秋津门,旅次随拍,一点思绪,唯系光影】

《故园新秋》

细雨微风托梦再,伴妻携子返桑台。
高堂何处无所忆,一抹新秋寄愁怀。

【国庆假期,再返桑梓。高堂不再,新秋依然。落寞无绪,聊撷数篇。怅然一叹,似水流年】

《门东偶拾》

西风信来家万里,
问我归期未?
雁啼红叶天,人醉黄花地,
芭蕉雨声秋梦里。

《秋暮时节,暑意未歇,西风已渐,信步门东,苔深巷幽,随意行摄,聊取众生数枚。网摘元人张可久《清江引. 秋怀》一曲以志》


《门东秋暮》

秋送斜阳,云停薄暮,卷帘不见关山。故国天南,应传雁唳空川。
江浔曾记樱花盛,旧游人、未许春还。淡红衣,细雨黄昏,吹笛阑干。
 
元来惆怅平生事,渐音尘散尽,后会无端。衰柳东门,剩堪折取湖边?
西风易是愁时节,看深庭、月似当年。漫消凝,梧叶沈襟,更一番寒。

【假日门东随游,聊取小景数枚,网摘《高阳台》一曲以志】

《马德里的秋天》

跨越十数年,
心间的凌乱一如郊外的荒野,
纯净的天空、斑斓的色彩,
傲骄的皇宫,和
那些埋在废墟下的文明,
诉说着逝去的荣光
和唐吉柯德生锈矛尖上
那一抹清冷的伤痛
深深穿透胸膛

【马德里秋日街景数章,涂鸦数语以志日月流年。恭祝众师友假日安康】

《那年秋天,翡冷翠的梦》

那年,也是一个秋天,
我走过你的心间,
你埋进我的梦里。
我无数次寻找你的踪影,
那天、那水、那云,
那千年璀璨的传说,
深深烙进曾经的脚印。

许多年逝去,
你的名字依然闪耀,
达·芬奇、但丁、伽利略,
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多纳泰罗、提香,
那么多星辰,
迷失在世纪的天幕。
佛罗伦萨,你我再难回到曾经的过去。

【意大利佛罗伦萨秋意小品数枚。随叹数语以志。辛丑仲秋,愿山河宁、众生安,师友无恙,一切如意!】


《遇见》

遇见是一种美丽,
遇见是一份随缘,
生活中的点滴,
虽不是全部,却是心底一份难得的温暖。

步履匆匆,从日出到日落;
岁月沉淀,从繁华到荒冢。
无论美丽与丑陋,
无论辉煌与落寞。

多少次蓦然回首,
多少回纠结挣扎,
一切的一和一的一切,
不过沧桑幻化中一抹折皱。

【差旅小品数枚,有随摄,有蹭拍,只为眼中抹不去的那点光影】

《梦回威尼斯》

当我老了以后,
请把我送回威尼斯的梦里。
只需要在圣马可广场角落摆一把摇椅,
沐浴着流水般温暖的阳光,
看着淡彩羽毛的鸽群欢叫着飞去。

当我老了以后,
请让我沉睡在威尼斯破碎的梦里,
梦回辉煌的岁月,
梦见提香、贝利尼和乔尔乔涅,
梦见拜伦、狄更斯、海明威。
与他们一样,我也只是威尼斯的路人。

来来往往,月月年年,
一如圣马可广场上飞过的鸽群。
梦境与共、生命与共,
弹指间,
在共同的天堂聚首,
谁还曾记起
叹息桥上那声深长的吟诵。
【威尼斯写真数张。涂鸦数语以志昔年途次。秋凉渐起,珍重添衣】


《依旧天凉好个秋》

气爽天高看云走,扬子无语水东流;
暑去新凉勤添衣,任他新愁与旧愁。

弹指春秋说沉浮,转眼垂髫到白头;
回首向来萧瑟处,依旧天凉好个秋。

【辛丑处暑,漫步江洲,看高天流云,酌闲静漫歌,祈山河无羔,福师友安顺】

《遗落在爱琴海的梦呓》

蓝得纯粹,白得透明,
以爱的名义包围着众神。
简洁的线条,是裸露的遗存,
错落的荒凉,是千年沉淀的精灵。

日出到日落,象梦中变幻的史诗,
清风暮雨风化了数百年争斗的血泪。
光荣与梦想,只留在卡布奇诺边泛黄书页的字里行间,
爱琴海的帆影,在众生的梦里潮涨潮落。
——不如归去。

【希腊旅行随摄写意。涂鸦数语聊志疫后心境。秋起风重,夜凉梦深,众生安福!】

《巴黎的秋》

想为你歌唱,
旋律哽在咽喉;
想随你舞蹈,
双足陷进泥淖。
你的故事里有晶莹的咸涩,
你的笑声中浸满沧桑,
我游走在不老的河岸,
眼里是你孤独的秋影,
我漫步在浪漫的古都,
只为把你清亮的童音收进梦乡。
秋的巴黎,秋的回响。。。

【辛丑七夕,天灾因袭、疫祸蔓延,秋意渐起,心静不易。聊取昔年巴黎秋意数枚以志。唯愿灾害早矣、众生平安】

《新秋》【唐. 齐己】

始惊三伏尽,又遇立秋时。
露彩朝还冷,云峰晚更奇。

垄香禾半熟,原迥草微衰。
幸好清光里,安仁谩起悲。

【疫情仍在蔓延,立秋如期而至,酷暑虽未褪去,秋云却已烂漫;聊取秋意数枚,权为素心一愿,遥祝山川平安,师友各方安顺!】

《温莎流霞》

走进日不落柔软的心田,
一抹流霞掠过冰凉的刀尖;
厚重的铠甲守护着没落的尊严,
悠闲的园田坦露着真实的内核。

最酷的庄严,
抵不住柔柔的笑靥浅浅;
最美的夕阳,
扛不起帝国落日宿命的箴言。
漫步温莎,
只留下迁变无情的淡淡哀叹。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且看流年。

【英国温莎小镇小景数枚,随咏数语以志心绪。流年不利,差旅偶经禄口,居家隔离,线上办公;烟花徘徊、豪雨如注、窗外一片朦胧。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何处是尽头。是志】

《土耳其怀想》

千载浮沉浩如烟,千帆竞渡梦里船;
繁华尽处波涛起,兴亡何必叹圣贤。

【土耳其掠影数章,看繁华一时,叹兴衰迁变,沧海一粟、弹指千寻。】

《罗马余韵》

雄皇心海涌滂沱,大将出师天地倬。
旌旗漫卷三洲地,马蹄踏遍五海波。

巍巍法典镇国宝,穆穆民主立楷模。
天主仁风万神颂,文艺复兴启磅礴。
【罗马梵帝冈旧片数章,网摘数语以志。伏夏已至,顺祝师友安康】

《祁连旧韵》

祁连不断雪峰绵,西行一路少炊烟。
山低云素无靑色,地阔石碣短水源。

胡雁南归秋鸣咽,征马北去铁骑寒。
犹忆赤军血战日,硝旗故垒角声残。

【梅雨初霁、伏暑将临,永昼难度、漫忆西景。随取昔年祁连小景数章,网摘七律一曲以志】


《舊雨城南》

旧雨生苔覆朽檐,新雨飘渺蒙湘帘;
岁时庚子连辛丑,众生去年又明年。

陋巷披雨空寂寞,凌霄带露又笑还;
杖竹倚松看城南,半是蹉跎半留连。
【辛丑梅雨,再赴城南,景物依旧,人影空寂。疫情未褪,前路莫测。随取小景数篇,涂鸦数语再志心意。】


《辛丑端午》

离家三十五端阳,腰背微驮鬓微霜;
凭栏再听凌霄红,不知故乡在他乡。

【辛丑端午,再赴城南门东,随撷小品数幅,心语一段以志】

《青奥公园》

昔年人约江洲暮,春意满心路。
乱花迷眼、芳草如茵。
月夜听箫鼓。

而今再回洲头路,人与时重五。
沉水香消,小径醉扶。
红叶当花妒。

【端午日,梅雨丝丝洗碧,偶适洲头青奥公园,随取乱叶数枝、碧水一片,涂鸦数语以志】


《端午》

年年端午风兼雨,岁岁门东燕初语;
湘帘漫卷君何在?一墙凌霄听嘘唏。

【辛丑端午,再赴门东。珠帘半掩、细雨润肤,捕捉光影数章,以释数日愁绪。随咏数语,顺福师友康安如意】


《津门夜韵》

津门极望气蒙蒙,泛地浮天海势东。
昏到晓时星有数,水连山外国无穷。
柳当驿馆门前翠,花在鱼盐队里红。
却教楼台停鼓吹,迎潮落下半帆风。

【次旅津门,感阑珊夜色,听簘韵风动,随录孔尚任《舟泊津门》一曲以志心绪】

《远方》

醉别琴屿风波远,几番霞红入梦间;
问君能共几时月,云海滔天舟不前。

晴日倚栏憩危楼,夜雨惊梦语归雁;
弹指逍遥沧桑去,浮沉月月复年年。

【仲夏时节,端午既近,差旅琴岛,晨起随摄,取夏日朝霞数篇,随吟数语地志。恭祝师友重五安康!】

《三言冷语》

曾嫌寒门穷,青灯图破壁。
半百成书蠹,黄粱梦未熟。

潮起观日月,波平叹沉浮。
绮罗难锁魂,一醉听箫鼓。

【青海隆务大寺旧章三篇:四月再临,绿意满窗;枯守穷庐,茫然回望;蹉跎半百,唯余鬓霜;冷语佐酒,一醉苍茫。】

《日暮途次》

窗外风月时时过,
日暮途次霞满坡。
终日碌碌事如何?
心归静,冷眼看风波。

【辛丑初夏,南京赴天津途中,途经德州,看夕阳衔山,晚霞似锦,手机随拍三章以志旅次。】

《立夏》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辛丑立夏,随撷庭院周遭花树数枚,录唐人高骈《山亭夏日》一首以志。恭祝师友夏祺、顺安】

© 醉卧寒林 • old focus | Powered by LOFTER